就诊直通车

便民查询
健康防病
 
2010年版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重点

2010年版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基于全球最新最详实的糖尿病研究与实践进展,结合许多被国际同行认可与借鉴的中国原创研究结果,对糖尿病防治的一下方面内容进行了更新:1、中国糖尿病患病率;2、中国糖尿病诊断标准;3、糖尿病控制目标;4、高血压控制目标;5、新型降糖药物在中国的上市;6、降糖药物的选择及高血糖治疗流程;7、胰岛素起始治疗的选择;8、手术治疗糖尿病;9、特殊人群的血糖控制;10、抗血小板及下肢血管病变的治疗。
重要更新详述
HbA1c暂未列入诊断标准新版指南沿用了当前糖尿病诊断标准(WHO1999版),暂未将糖化血红蛋白列入诊断标准,原因在于:1HbA1c与中国人群视网膜病变相关的切点尚未明确,ADA提出的诊断切点(6.5%)是否适用于中国人群有待验证;2HbA1c自身存在缺陷(如贫血和种族差异等);3、我国HbA1c资料不足,测定标准化程度不够,包括测定仪器和测定方法在内的质量控制存在明显差异;4、我国过早应用HbA1c作为糖尿病诊断标准,势必造成高误诊和漏诊率。
HbA1c<7.0%为血糖控制目标血糖控制目标为HbA1c<6.5%还是<7.0%,学术界对此尚未达成统一意见。6.5%的切点源于流行病学资料,而7%源于循证医学证据,新指南选择后者作为糖尿病控制目标,原因在于:1、与IDF即将颁布的新指南保持一致;2、多项大型循证医学研究(如UKPDSDCCTKumamoto等)证明,HbA1c将至7%能显著降低糖尿病微血管并发症发证率,HbA1c进一步降低可能对微血管病变有益,但低血糖甚至死亡风险有所升高;3、三项大型临床研究(VADT,ADVANCEACCORD)强化降糖组在死亡风险方面存在明显异质性,从死亡风险考虑应选择较安全的HbA1c范围。新版指南同时强调了糖尿病治疗需要个体化,尤其在病程早期,对于胰岛功能相对较好、无明显并发症、使用无明显导致低血糖药物,以及血糖容易控制的糖尿病患者,应尽可能将血糖将至正常水平(如HbA1c<6.0%)。
降糖药物选择更多、安全性仍是关键近年来,包括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二肽基肽酶-4DPP-4)抑制剂和长效胰岛素类似物相继在国内上市,为糖尿病治疗提供了新选择。新版指南纳入了国内已经上市的各类降糖药物,但药物安全性和费用仍是治疗的选择关键因素。对于上市时间长,经过大型临床试验及其他循证医学证实具有良好安全性且疗效好的药物被置于优先位置。近年来,噻唑烷二酮类(TZD)药物被观察到有明确的不良反应(如水肿、诱发或加重心力衰竭和骨折等),TZD中的罗格列酮已被严格限制使用。新版指南同时强调,对于新上市的药物,需要时间对其进行安全性观察,以保证糖尿病患者的最大获益。
治疗流程图言简意赅、循序渐进近年来,我国2型糖尿病患病率明显升高,且肥胖或超重者比例不断上升。一些研究证实了二甲双胍对体重正常者也有良好疗效,因此,新版指南参考了IDF指南,在生活方式干预的基础上首推二甲双胍治疗,若无法达标再采取进一步治疗措施,但部分患者(如消瘦、有胃肠道反应等因素,不适用二甲双胍者)也可选择其他药物治疗。
手术治疗糖尿病写入新版指南对于肥胖2型糖尿病患者,手术治疗具有良好疗效,甚至超越了药物治疗。目前我国已经开展了这方面手术,新增这一章节旨在强调选择手术治疗时应权衡利弊,严格掌握适应证,避免手术扩大化。手术治疗的适应证如下:1BMI35kg/m2,合并2型糖尿病;2BMI32~34.9kg/m2,合并2型糖尿病,经口服药物联合胰岛素治疗6个月以上HbA1c7%3、年龄在18~60岁之间;42型糖尿病病程≤5年;5、胰岛自身免疫抗体测定阴性,C肽水平不低于0.3mg/L6、无其他腹部手术的禁忌证。
特殊人群血糖控制目标确定基于NICE-SUGAR研究结果,建议危重患者血糖控制在7.8~10mmol/l。妊娠糖尿病血糖控制目标为:空腹、餐前或睡前血糖为3.3~5.3mmol/l;餐后1小时血糖≤7.8mmol/l;餐后2小时血糖≤6.7mmol/lHbA1c尽可能控制在6.0%一下。
抗血小板治疗一级预防有证可循对于10年心血管风险>10%的糖尿病患者,建议常规服用小剂量(75~100mg)阿司匹林;10年心血管风险5%~10%的患者,应考虑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对于10年心血管风险<5%的患者,不建议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
 
早期控制血糖的重要意义
 
    糖尿病研究领域的里程碑UKPDS10年研究证实,2型糖尿病患者的强化治疗发生微血管并发症的风险明显小于常规治疗组的患者,从而建立了高血糖与糖尿病微血管并发症间的因果关系。而后对强化治疗组的2型糖尿病患者再进行10年随访结果显示,二甲双胍或磺脲类强化血糖控制后10年,与常规治疗组相比,尽管组间糖化血红蛋白的差异在开始随访的1年已经消失,而任何糖尿病相关的终点、心肌梗死、全因死亡率及微血管事件风险仍然得到了显著下降,提示2型糖尿病患者通过强化血糖控制所带来的益处在停止干预治疗后10年仍能保持并带来长期的效应,可延续达30年。证实“早干预, 久受益”这些发现也提示“代谢记忆”效应与早期良好的血糖控制是相关的。
同时我国大庆研究20年随访结果也提示了早期血糖干预的重要性,早期生活方式干预可显著降低累计糖尿病发病率,且全因死亡率和心血管死亡率均呈明显下降趋势。
  早期降糖治疗对远期胰岛功能保护有积极影响。早期积极治疗,持续血糖达标,可以减缓β细胞的衰减速度,解除糖毒作用,减少脂代谢紊乱带来的损害,延缓并发症的发生,使患者早期收益。因此,新诊断的2型糖尿病只要不发生低血糖,血糖控制的目标要尽量接近正常化,HbA1c最好达6.5%,甚至可达6.0%。
 

糖尿病自我监测汇总

 

糖尿病是一种终身性疾病,截止目前尚无根治手段。糖尿病的主要危害来自于它的各种急慢性并发症,以及具有类似发病机制的合并病??如高血压、血脂异常等。血糖、血脂、血压等较原始的病理产物又是造成进一步病理损害的病理因素。目前对糖尿病并发症的防治主要是通过对以上病理产物的有效控制来实现的。因此,对以上病理指标的监测对糖尿病整个病程的治疗具有指导意义。作为糖尿病患者,对疾病本身自然发展规律获得前述宏观的了解,有助于建立正确的自我管理和监测意识。

糖友要想获得满意的生活质量并保障较正常的自然寿命,建议做好以下“因”和“果”两方面的自我监测:

一.“因”的方面:

(一)血糖

1.快速血糖:即指尖毛细血管血糖,虽然准确性受仪器质量、消毒方法、血滴充盈程度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但它作为一种方便、简单、快捷的监测方式值得推广。

1.清晨空腹快速血糖:指禁食8-10小时后清晨6-8点的血糖。空腹血糖达标是全天血糖达标的基石。

2.餐前血糖:指任一正餐前的血糖。对病情的一般性监测,可指导进食量。

3.餐后2小时血糖:指从进食第一口计时2小时后的即刻血糖。它是血糖全面达标的保障。

4.晚睡前和凌晨3点血糖:是消除夜间未察觉低血糖的保险,是也判断黎明现象的准绳。

5..随机血糖:指全天任意时刻血糖,确定低血糖或发现高血糖的快捷方式。

血糖的监测频率取决于治疗的方式和目标。对于T1DM、危重病人、血糖控制差的、胰岛素初始应用期的患者,应每日监测4-7次血糖,至少包括空腹、任一餐后、晚睡前与凌晨3点血糖;对于病情较稳定的、血糖基本达标的患者可适当减少监测次数,每周监测1-2天,常测空腹或随机血糖。

以下几点值得注意:宜用酒精作为消毒剂,不宜使用对检测值有干扰的碘制剂;宜于食指、中指、无名指采血,不宜于大拇指和小指采血,后者易致意外感染蔓延至手掌;采血量要充沛,使之充满试纸条检测区,否则测值偏低。

2.静脉血浆血糖:能获得较精确的数据,但操作不变、痛苦相对较大,但对于高危人群具有鉴别诊断意义。

3.糖化血红蛋白:能反映采血样前2-3个月血糖平均水平,对疗效进行判断,可对疾病进行宏观了解与掌控。若检测值大于7%,对大多数糖友来说往往提示治疗方案需要调整,高龄或危重病人可适当放宽。宜每3-6个月门诊检测一次。

(二)血脂

重点检测总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总甘油三脂。它们是造成糖友动脉硬化的重要因素,糖友的达标标准较常人要严格,尤其是合并有心脑血管病的患者要求更严格,应每3-6个月应门诊检测一次。

(三)血压

血压可能与糖尿病具有相同的发病机制,血压达标与否直接影响着糖尿病患者的预后。目标值需个体化,要求大多数糖友应缓慢、平稳、持久的达到130/80mmHg以内。

(四)体重

体重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病情的控制,据体重变化来调整饮食量和运动量。

.“果”的方面:

(一)大血管:糖尿病尤其是T2DM的转归往往以心、脑、肾及外周大血管病变为主,每6-12个月应检测心电图及颈动脉、椎动脉、肾动脉超声一次,必要时行脑血管造影(CTADSA)检查,了解供血情况,指导治疗策略与用药。

(二)微血管:各型糖尿病对肾脏、眼底、周围神经等处的微血管都有损害,尤以T1DM出现早、进展快、后果严重。T2DM应每6-12个月检测24小时尿微量白蛋白或24小时尿蛋白或尿微量白蛋白尿肌酐比值、眼底、肌电图各一次,及早发现问题,及早采取适当的治疗措施;T1DM宜缩短检测周期。

(三)肝肾功能:各型糖尿病均应每3-6个月检测一次,以了解肝肾功能状态,监测用药安全性。

(四)尿常规、血常规:血糖较高时检测,呼吸道、尿道、肠道或口腔、皮肤出现不适时检测,及时发现酮症、感染等。病情较稳定的糖友也应不定期检测,有助于及早发现无典型症状的酮症或感染。

总之,糖友的自我监测和定期门诊复查很重要,请糖友做好自我管理和监测,

亚洲成人